“那个手球确实改变了比赛”

两万多名大连球迷的呐喊,瞬间将大连体育中心球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周军是最后一个从大连一方球员通道走出来的,这名去年年初还在申花“效力”的现任大连人俱乐部总经理,坦言自己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但是无论如何,1比0战胜申花之后,一方拿到了这个赛季在主场的第一场胜利,备受争议的外援哈姆西克也从申花身上拿到了自己在中超的第一个进球,之前还在降级区边缘的他们,也一举杀进了积分榜前十。“申花降级?不会的。”看到相熟的上海记者,周军的安慰听上去多少有些无力。连续七轮不胜,申花队的排名已经跌落到第13位,仅仅领先垫底的天津天海队1分,一如站在教练席前面的弗洛雷斯眼中的迷茫——接下来的日子里,申花还能赢谁?还有谁是现在这支申花队不能输的?

弗洛雷斯的胡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修过了,鬓角上面越来越多的白色,证明了这位在外界看来有些过于固执的教练的内心当中,同样也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上半场的比赛当中,弗洛雷斯并没有急于让自己的球员往前面压,尽管对手阵中有五名之前的主力球员缺席,但“花帅”还是希望按照自己的节奏,先跟对手打半场消耗战,毕竟从球员的年龄来看,一方队中像周挺和赵旭日这样的老将,很难坚持90分钟的高强度比赛,只要先把防守做好,拥有更多年轻球员的申花队,肯定会在下半场比赛中获得机会的。

这个机会弗洛雷斯并没有等很久,下半场比赛刚刚踢了4分钟,申花队便利用一次前场定位球的机会,由罗梅罗将球传到一方队的禁区内,面对包抄到位的莫雷诺,王耀鹏在慌乱之下竟然伸手将球打出了底线,然而就在包括教练席上的弗洛雷斯以为申花队能够获得一个点球的时候,主裁判关星却坚决地判给了一方队一个球门球,虽然在申花队员的不断抗议之下,关星通过耳机跟视频裁判进行了沟通,但是对于这个再明显不过的手球犯规,双方很快达成一致,维持之前球门球的判罚。

弗洛雷斯的焦急明白无误地写在了脸上,在一边快步冲向场边的第四官员一边用手比划着视频屏幕的样子,希望他能提醒一下场上的主裁判,通过VAR去看一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在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当中,一个点球的判罚,足以改变接下来的整个走势,然而最终他等到的却是无奈,而且在上半场比赛的最后阶段,申花球员对于一方后卫周挺的疑似手球投诉,同样没有得到这名主裁判的任何回应。

对于“疑似”漏判的那个点球,赛后一回到休息室,弗洛雷斯的助手便把当时的视频给他看了,王耀鹏在防守莫雷诺时举起手臂将球打出底线的动作并不难看出,只是所有的“如果”和假设,在关星吹响终场哨的那一刻,对弗洛雷斯和上海申花队来讲,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教练不得在赛后发布会上公开评价和谈论裁判的判罚,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弗洛雷斯也只能委屈地表示,不管那是不是一个手球,他都尊重裁判的判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心里没有怨气。

球队退场准备乘坐大巴离开时,已经走过混合采访通道的弗洛雷斯突然停住脚步,直接用英语跟记者对起了话。“你应该也看过那个(手球)视频了吧?你觉得那是个点球吗?”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弗洛雷斯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当然,刚才(发布会上)我不能多说,否则我就死定了,我不想抱怨,但这确实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且在这个赛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申花队身上?”随后又来了一句:“为什么?”

弗洛雷斯说,他不是一个喜欢推卸责任的教练,对于申花队眼下连战不胜的境况,他也一直在努力寻找办法,然而让他多少有些无奈的是,明明知道问题在哪儿,也知道应该如何解决,但是到了比赛当中,同样的问题却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出现,就像这场跟大连一方队的比赛那样。“这场比赛的两个对手总体来讲实力比较均衡,我们限制住了对方的威胁球员,但是跟之前一样,我们的队员在一些细节上犯了错误,导致对方进球。虽然总的来讲,我们打得还是不错的,在数据上面应该也能超过对手,但细节上的错误导致了最后的输球。”

“花帅”所说的细节,很大程度上就是球员在个人能力上的差距,对于记者“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改变这种状况”的提问,他也承认没有那么容易。“通过训练,我们可以提高球员在技战术层面的能力,提高他们的体能和执行能力,但是球员的个人技术却很难通过日常的训练来提高,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作为教练,我希望队员们能够有意识地在这方面提升自己,这对他们会非常有帮助。”

事实上,申花队在比赛中丢掉的那个球,确实源自于队员在那段时间内的疏忽大意,因为在卡拉斯科已经站在角球区准备主罚角球的时候,申花队的小禁区内竟然只有对方的哈姆西克一名球员,而且在他向前跑位准备接应卡拉斯科时,也没有申花队员对他进行贴身盯防,结果给了他小角度甩头攻门的机会和时间,整个失球的过程当中,申花防守队员都没有对这名一方外援施加足够的限制。“之前的比赛结束后,总有队员过来道歉,因为他们的失误导致了丢球或者输掉比赛,希望他们能在今后有所提高,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比赛结束后,申花队员到场边向前来远征的几百名申花球迷致谢,弗洛雷斯也从教练席走到球迷看台下面,挥手向他们表示感谢,并且两次鞠躬致歉,虽然他的心里也很清楚,球迷跟自己一样,需要的并不仅仅是道歉,而是赢球。

11轮联赛战罢,申花只拿到了8个积分,保级的压力越来越大,作为主帅,弗洛雷斯在接下来的比赛当中是继续之前的战术理念,还是为了完成保级做出改变,很大程度上,也将直接决定着球队的走势和命运,而在“花帅”看来,现在申花最需要的,或许就是用一场胜利捅破比赛打的好却赢不了球的“窗户纸”。“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用什么阵型,因为我们在比赛中打出了应该有的内容,确切地讲,就是从禁区到禁区之间的内容还是有的,我当然希望从比赛内容到结果都很好,但是到了对方禁区内之后,因为把握得不是很好,进球就会变得非常困难,当然还有更致命的,就是当我们自己禁区内做得不是很好的时候,失球就变得很容易了。”

从上轮联赛大连一方客场绝杀深圳佳兆业队开始,弗洛雷斯就在一直琢磨如何限制住一方队的几名外援,尤其是中场的卡拉斯科和哈姆西克。最终,弗洛雷斯给出的答案是“孙世林”……

最新一期的弗洛雷斯版“你猜你猜你猜猜猜”,题目是“在中场放置四个后腰,猜猜看花帅想干什么?”

24日傍晚,也就是申花从上海出发到大连的前一刻,弗洛雷斯在出征队员名单中,划掉了曹定和柏佳骏的名字,尽管他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个举动,不但有可能引发轩然,作为主教练,一旦两天后与大连一方队的比赛有什么闪失的话,势必要承受更大的压力,毕竟在申花现有的球员当中,无论能力还是经验,曾经打造过左路“黄金走廊”的曹柏二人,一直都是球队进攻当中最具威胁的本土球员。

对于为何在如此关键的比赛前进行如此力度的球员轮换,弗洛雷斯并不愿意多讲,按照他的说法,就是“我们更多的还是把注意力放到来的这些队员身上,没来的那些队员我们就不要去考虑了。”

事实上,从上轮联赛大连一方客场绝杀深圳佳兆业队开始,弗洛雷斯就在一直琢磨如何限制住一方队的几名外援,尤其是中场的卡拉斯科和哈姆西克。最终,弗洛雷斯给出的答案是“孙世林”,这名联赛首轮过后便被下放到预备队的中场后腰,不但时隔九轮重新回到了申花队的主力阵容当中,弗洛雷斯更是一口气在中场布置了四名后腰队员,从左至右分别是瓜林、丛震、孙世林和钱杰给,尽管因此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申花队的两个边路很难“飞”起来,但是在权衡了进攻和防守的得失之后,弗洛雷斯依然坚决地选择了让四名先后踢过后腰的队员首发,目标则只有一个,那就是掐断一方三名外援之间的“连线”,然后再利用后场人数上的优势,不给对手直接威胁申花队球门的机会。

客观来讲,与大连一方队的整场比赛中,申花中场确实对卡拉斯科和哈姆西克起到了很好的限制,并没有给他们在运动战中破门得分的机会,而且除了下半场最后阶段全队压上去之后,险些被一方外援前锋穆谢奎助攻得手,其余时间里,经常用自己的身体碾压对手的穆谢奎,同样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得分机会。然而百密一疏,下半场的一次角球防守中,没有及时贴住哈姆西克这样一个细节上的失误,给了对手近距离甩头攻门的机会,此前处于质疑漩涡之中的哈姆西克,就此成了被视为“送分童子”的申花队的又一个“温暖”对象。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