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扰跨栏运动员

拦路虎,常比喻前进道路上的困难,或前进的路上所遇到的障碍。对于田径赛场上的跨栏健儿们来说,在比赛的起点与终点之间摆放的十个栏架,便是他们直达彼岸的“栏”路虎。跨越这些“栏”路虎并非易事,从内赫米亚、阿兰·约翰逊到特拉梅尔、杜库雷,再到刘翔、罗伯斯,世界级跨栏高手几乎全都遭受过危及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显然,摆在他们面前的真正“栏”路虎不是一个个栏架,而是严重的伤病。

当今竞技赛场,“栏”路虎的危害性早已渗透动员伤病的表皮,成为巨大的精神折磨。对于一个饱受伤痛的运动员来说,最残酷的,莫过于当竞争和伤病并驾齐驱时,对自身造成的巨大的心理煎熬。退,虽可明哲保身,但望着眼前区区百米赛道,难免心有不甘;进,短跑运动员不适合打封闭,虽然咬咬牙或有渺茫机会一较短长,但更可能让伤情恶化,遗患无穷,甚至就此终结职业生涯。

北京时间8月19日,柏林世锦赛110米栏赛场传出消息,中国高栏希望之星尹靖在比赛前一刻因伤选择了退赛,自己的首次世锦赛之旅以遗憾结束。

北京时间8月5日,据国外媒体最新消息,法国跨栏名将杜库雷因伤退出2009年柏林田径世锦赛,这一次杜库雷深深受困于腹股沟的伤病,因此法国田协在本周二正式宣布他将缺席今年的田径世锦赛。

2008年7月6日,在美国田径奥运选拔赛110米栏争夺中,刘翔最伟大的对手阿兰·约翰逊小组赛伤势复发,未能完成比赛,七次世界冠军冲击北京奥运的征程提前划上句号。

跨栏跑是一项跑跨迅速转换的短跑项目,技术性较强。在平跑、迅猛起跨、腾空、下压落地,再转换成平跑过程中,脚踝作为重要的转换链接,充当着让脚运行踏地的工作。因此跨栏是脚踝的一大杀手。跨栏中,如果一脚没有落好,脚踝将承受数倍于身体重量冲击所带来的扭伤剧痛。长期过度训练极容易造成肌腱炎,并受到长期的疼痛困扰…

伤病也在摧残着职业田径的肌体。柏林世锦赛的缺席名单能拉出长长一串,其中,中国110米栏选手刘翔首当其冲,此外还有法国110米栏名将杜库雷、俄罗斯女子400米栏名将佩琼金娜等人,比赛开赛不久,男子100米亚军盖伊也因伤退出了200米比赛。为何看似强壮的运动员如此不堪一击?过于密集的赛事安排显然是原因之一。

假若北京奥运会时,刘翔坚持参加完预赛,倒在半决赛的赛场上,他可能成为北京奥运会上的另类英雄,以玩命的奉献精神再次蜚声海内外,商业价值未必缩水,各种劳动奖章或纷至沓来。不但不会成为媒体指摘的对象,反倒会成为新时代的英雄。不过,这一结果的代价很可能导致职业生涯的早早终结,甚至留下终身残疾。各种选择孰优孰劣,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不同的秤…[点击查看详细[我要留言]

竞争残酷,伤病更残酷。以男子110米栏为例,从内赫米亚、阿兰·约翰逊到特拉梅尔、杜库雷再到刘翔、罗伯斯,世界级高手几乎全都遭受过危及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这一现象或许多少和110米栏跨栏时用力极度不平均造成的潜在伤害有关,但同样也不妨视作短时爆发项目的常态。对于这类项目,小伤的影响经常被无限放大,“轻伤不下火线”的常识并不适用。

最残酷的,则莫过于当竞争和伤病并驾齐驱时,对运动员造成的巨大的心理煎熬。因为短跑项目的特点,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尤其残酷:退,虽可明哲保身,但望着眼前区区百米赛道,难免心有不甘;进,短跑运动员不适合打封闭,虽然咬咬牙或有渺茫机会一较短长,但更可能让伤情恶化,遗患无穷…[点击查看详细]

“人定胜天”曾被视作勇气的象征,现在却更多地被认为是不尊重自然规律的蛮勇。同样,在竞技体育领域,挑战和克服伤痛需要勇气,但更多时候,承认并接受伤病的现实,何尝不是一种勇敢。

竞技体育出现的客观伤病,不相信“精神胜利法”。运动员的伤病不是刮骨疗毒,不是学关羽下下棋,学周星星看看爱情动作片就可以解决的。君不见,即便是万众期待的车王舒马赫,不也得因为脖子不适而放弃了复出?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选择都需要勇气。就像昨天我所说的,刘翔退赛时引来的一些不满指责,其实并非真正针对刘翔本人,究其实质,乃是缘于田管中心对于刘翔伤情的信息不公开不透明,以及由此造成的巨大的情感落差。这,实非刘翔之过。带着伤痛的运动员在跑道前的抉择是自由的、无可指责的,因为无论退或不退,至少他们都曾努力过、拼搏过,都勇于直面自己的困境和内心…[点击查看详细]

沉重的伤痛之门下无强者,一些带伤作战拿到奖牌是因为他们有条件坚持,至少绝没有达到刘翔和罗伯斯的地步,当然舆论宣传可以把他们说得仿佛被子弹打中要害了还能奔来跑去,那是另一条战线上的事。说起来体育某种意义上很像战争,但毕竟不是战争,忍受肌肉严重撕裂或者脚跟断裂的痛苦,去跑一次注定跑不出来的成绩,这是敬业吗?这是标准的低智商的自我摧残!古巴队领队索托马约尔说:“罗伯斯一条腿有点小的肌肉问题,但并不严重,他会参加比赛。”于是,罗伯斯只能赌了,但赌的结果注定是个悲剧。

好在刘翔没有做摧残自己的傻事,他还可以延续自己的运动生命,而我们对今日的罗伯斯,有着无限的同情和疑虑,因为他真的跑了出去。日后的他,要用多少时间来回到体育场?回到体育场后是否还能回到以往状态?奥利亚斯和杜库雷是现实中大伤后复出能力大跌的原顶级选手,如今又轮到了罗伯斯,难道他的王朝才开创了这么点时间就宣告让位他人了?…[点击查看详细[我要留言]

英雄堪比美人,均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若将英雄、美人与放屁联系在一起,则是一种亵渎。中国自古有言: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英雄白头,美人红颜老去,则是亘古不变的线年代,“老女排”刮起了拼搏精神之风。带伤作战,或者伤疤,俨然成了另类军功章。叶乔波1992年在半月板韧带断裂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参加世界大赛。“叶乔波”成为了一种精神,她也被看成了时代英雄。伤病就如死神之吻,让无数英雄豪杰折了腰。面对伤病,无论是平静的离去,还是勇敢留下来,考量都是勇气。平静的离开,需要去面对流言蜚语的指摘。而勇敢留下来,身体上则要面临巨大的考验,甚至以牺牲职业生涯为代价……[点击查看详细]

罗伯斯坚持了四栏,勇气可嘉,却极可能导致伤情加重。他的惨叫令人动容,也足以让那些当初对刘翔多有不满的人们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如果去年此时,刘翔像罗伯斯一样(他曾说过,自己也有“坚持下就过去了”的侥幸心理)选择坚持,如果当时没有那次集体抢跑来让他彻底认清力有不逮的残酷现实,那么这声惨叫或许将不仅回荡于昨天之柏林,还有去年的鸟巢。

“人定胜天”曾被视作勇气的象征,现在却更多地被认为是不尊重自然规律的蛮勇。同样,在竞技体育领域,挑战和克服伤痛需要勇气,但更多时候,承认并接受伤病的现实,何尝不是一种勇敢……[点击查看详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